白小姐一码中特期期准资料图片|白小姐今日特码

當前位置:首頁 -> 名人名作 -> 文學作品 ->

詩人朱鴻賓

發布時間:2016-04-25 22:24:03編輯:f8848

詩人朱鴻賓
   
       [作者簡介]朱鴻賓,山西武鄉人。系中國詩歌學會會員。山西省作家協會會員,曾任太原市作家協會副主席。現任太原詩詞學會副會長。1981年開始創作,至今已在國內及港臺發表詩文一千多首(篇)。出版有詩集《野鴿子》《《沉默是我唯一的歌》《夢在遠方》《喚醒閃電》《魚化石》和散文小品集《走遍春天》六種。其文學及新聞作品數十次在國內及港臺地區獲獎。現供職于太原電視臺新聞中心。




最后一次磨刀
 
   《傳說》 
 
 
刀,總不見出鞘
削鐵如泥,沒有人見過
刀藏在刀鞘里
鼾聲如雷,是醉酒后的刀客
夜行八百,刀從不落空
江湖傳說而已
昨夜,是誰醉臥杏花酒家
眾目睽睽之下
突然抽出背后的刀
一陣狂風,人沒了蹤影
城外的望圣山
攔腰齊刷刷斷開
 
 
 
《捕捉閃電》
 
站在一道閃電下
一只鷹
拔刀以展開翅膀
刀刃鋒利,手狠
修整一棵老樹
必須砍掉多余的枝杈
蒙上眼,出刀
刷,落了一地嘆息
慢一秒  重來
一次靈感的醒來
幾乎耗盡整個夜晚的雷聲
一次比一次迅疾
雷公發怒
將他定住
 
 
 
 
《刀魂》
 
丟了刀,人就空了
午夜,河流睡去
越來越清醒的,只有刀客
沒有刀作枕頭,夢里的火
燒灼他,夜夜難眠
一把刀再老再鈍
也是刀客的魂
刀在  膽在  心跳在
沒有刀,怎能殺死遍地秋風
 
 
吶喊能否鑄刀
心里的鐵,可否承受天火
丟了魂的刀客
以頭顱
撞響大地沉鐘
吻過他心的老刀
從天而降   一碗酒
 
 
 
 
《決戰》
 
戰書已下,明天一決雌雄
刀,還在爐火中
尚未成型
刀客,十萬火急
一紙戰書一座大山,壓在肩頭
 
淬火,鍛打,星夜兼程
刀客,一夜未眠
頭發一夜熬白
刀,火里來水里去
人,愁里來醉里去
一把斷刀,能不能斬斷噩夢
一大碗烈酒,送刀客跨上戰馬
 
喊殺聲,風卷殘云
淹沒山巒
 
 
 
《前夜》
 
一整夜,劈一塊石頭
刀刃戀上火星
夜深人靜
鳥和警覺的狗,不得安生
折騰夜,折騰自己
狼來了,他在試一把刀的狠
刀不老,心就鋒利如初
夜夜醒著
骨節嘎嘎作響
 
好馬已經多余
有一壇子紅高粱  足矣
以酒祭刀
刀高高舉過頭頂
黃河在不遠處,怒吼 
 
 
《詩意孤旅》
 
刀客站著
是大漠孤煙
倒下就是長河落日
黑夜壓下來,一把刀
挑開一道雷電
刀光閃過,落雨落雪
灑一地月亮的碎片
孤獨嗎  不
霜刀在,鐵馬在,老酒在
一個人的兵團
行走在
大雁寫下人字的天空
心不老,人不老
目光閃爍,刀鋒凜冽
 
 
 
 
《路過春天》
 
鳥兒唱著山歌,醉他
多少個春天從身邊路過
只在今天,回到童年
 
手里的刀,切水果割草
騎竹馬或旋轉木馬
在房前屋后種一畝桃花
長大后做個木匠
游走在山花與草蟲的合唱里
餓了抓一把云彩
 
可鐵血的江湖
容不得風花雪月和鄉愁
渾身上下用冰裹起來
熱氣騰騰的刀
斬斷一聲聲執拗的鳥鳴
蕩漾的春心
 
 
《桃花開了》
 
桃花開在山坡上
只能看一眼
心扛不起,那一樹樹血紅
三月的桃花在故鄉
在年輕的心里
是一個妹子的名字
是一枝被狂風折斷的嬌媚
是一塊隱痛的傷疤
 
他捧起地上的落紅
揣在胸口心跳的位置
一大口鮮血
撞開喉嚨
 
 
 
《秋風又起》
 
一把老刀在秋風里斷裂
刀斷了
熔化一片月亮重新打磨
刀在,俠義之心就在
斬斷秋風的膽就在
而一到中秋
刀刃竟比流水更柔軟
血管里奔跑淚流
一個刀客怎能任目光蒼涼
 
可今夕是何夕
當一輪滿月穿心而起
悲壯的勇士
被云彩捎來的一聲呼喚
驚出一身冷汗
刀斷了就斷了吧
胯下的赤兔,足以追殺鄉愁
 
 
 
(麥子熟了)
 
經過一片麥地
他下馬,長跪不起
麥子熟了,沒人收割
爺爺曾在大日頭的地里
拋下一把鐮刀走了
爹爹飲一大碗混濁的黃河
他流不出的淚
 
手起刀落
砍倒刺眼的一片麥芒
卻又撿起一大把
揣入行囊
趕緊離開,否則
會被這火海燒成重傷
 
 
 
 
 
《過年》
 
年紀空長一歲
離家,又遠了八千里
一捧泥土揣在懷里
生根發芽,長滿相思野草
老刀鈍了  也懶得打磨
爆竹在心里炸開鄉愁
夜空萬家燈火,唯獨
看不見娘點燃的那一盞
人在旅途,年在故土
在翻卷出痛與冷的黃土塬上
一棵樹在責備他,
一株蒿草扎入充血的眼睛
沒一片干凈的月光可以擦淚
只能用一壺老酒
灌醉夕陽
 
 
 
《黑馬》
 
黃昏舉起的刀
還沒落下,已扎破一顆老淚
傷痛擠壓心臟,吐一地落霞
想回到草原
一個歸字如此潦草
靈魂在風沙里痙攣
殺死過黑夜和秋風的老刀
這一刻怕了
 
顫栗中,刀背狠狠砍向
一聲崩潰的嘶喊
心  發生金屬的斷裂
大地的眼角滾落
一滴月牙泉
 
 
《今夜醉一回》
 
醉一回,就在今夜
打開酒窖
淚水傷痕  撲鼻酒香
黑馬是酒,醉在日行千里的風中
老刀是酒,醉在斬斷一條
河流的奔騰
一頭白發也是酒
醉去恩怨情仇
 
今夜,灌醉刀客的
是風沙的大漠,如血的殘陽
是一個人天涯孤旅
與死神一次次擦肩而過
醉了,醉了
酒讓刀客的心
春風蕩漾,柔軟無骨
 
 
《月亮》
 
月亮是刀客的娘
天上有娘
人在海角,也不會孤獨
月色如水  洗心安神
望月,就是撲進娘的懷里
鐵硬的心,融化成淚
八月十五那一晚
周身的傷疤綻開往事
點點猩紅,是他的血
只有娘能讀懂的悔
 
睡不著,他哭娘也哭
累了,月亮落下來
在小河里,在樹杈上
在冷寂的客棧
在他高燒的額頭
 
 
 
 
 
《夢醒》
 
雨從夢里來,淋濕清晨
濃霧在心里散步
胡須長了
那是一片夜色賴著不走
一個惡夢被心跳喚醒
窗外的馬,長成一棵棗樹
枕邊的刀
被晨光切割出一聲聲鳥鳴
 
他不想走了,關山萬重
都在昨夜坍塌
一無所有
正好做一個乞丐
沿著雨絲的屋檐
向天空舉起一只空碗
 
 
 
《放逐》
 
老刀客放逐自己
刀,流淌一條急性子的河水
從夜晚趕往黎明
馬,升騰一朵云彩
丈量一座山到另一座的距離
酒壺,傾倒出一汪天池
醉了過往的獵豹
 
放逐,一次浪漫的私奔
沙漠可以,海上也行
一只孤雁,或一葉小船
心,就被放生了
站在大山肩頭
觸摸閃電和更大的風
在夜晚砍伐一枝月桂
 
 
 
 
 
《刀之吻》
 
二十歲那年  他一刀
斬斷了一縷情絲 
心底暗結一塊傷疤
一個刀客 眼里只容得下刀
孤寂的雨夜會著火,燒灼難眠
心,冷硬的巖石,用來打鐵
從不儲蓄眼淚
人世間最動心的情愛
他只用刀,去吻
一吻就烙印在心上
攢夠一生的痛,
留給自己老,留給酒
 
 
《祭》
 
 
離家出走那天
就知道此生回不去了
從此  認五岳為父
拜江河為母
老刀和黑馬是骨肉兄弟
酒,最貼心的情人
 
河水經過深秋
已打磨出入骨的冷
在岸邊,他痛飲一夜濤聲
醉不去的是恨
一浪一浪,河谷回放嘶鳴
波濤揚鬃
 
熱血為墨,刀尖為筆
大河的宣紙馳騁一篇祭文
一生喝下的酒
都在這一刻燃燒
 
    《鑄刀》
 
他的刀  砍石頭
砍流水,砍大風
砍孤獨淚水與惡夢
昨夜,在月亮上磨刀
才發現它的老
 
折一支支閃電,在雷雨之夜
不會斷裂的合金
眨眼跨越千山
大地在顫抖
 
積攢著
不放過每一寸怒火
一把刀要消耗多少回守望
醒著,不敢合眼
夜空竟被他的目光
鑿出一個大洞
 
 
《火》
 
倒在自身的火海里 
血脈燃燒荒野
一個人,融化冬天的冰雪
大半生金戈鐵馬
傷過,死過,從不窩囊趴下
火,燒彎了鋼刀
燒焦一顆不服輸的心
倒下,喊聲也要送到云端
頭發漂白黑夜
 
火,到處是火
娘點起的灶火,打鐵的爐火
血燃的怒火
以龍卷風的氣勢壓來
他大笑,又痛哭
他吶喊,又嘆息
在一場無法預知的大火里
死去又活來
 
 
 
 
 
 
《晚景的假設》
 
 
刀和馬,暫時歸他
連命也是
等老了,去海邊蓋一所房子
劈柴生火
耕地,種一坡梅花
梅妻鶴子
養一條狗  滿院子雞鴨
借一條木船
到海上,打撈一天晚霞
一個人的江湖,多美
可惜
他不得不提刀上馬
 
 
 
 
《回家》
 
月滿去耕山
父親一輩子
養護著不起眼的浪漫
一地月光
留不住一道閃電
刀客遠在天邊
 
昨夜,父親又來
喊他
回家
 
 
 
《夜行》
 
在黑夜里以酒祭刀
一碗又一碗
濃于黃河水的北方燒
一點就著火
酒是好東西
一醉就回到了故鄉的麥場
刀早就鈍了
山月開刃   井水拋光
日行千里的黑馬,也老了
草料無多,濤聲正好解渴
一封家書揣在行囊
不停催促腳步,快點再快點
半生漂泊,父母均已老邁
晚風在左,月影在右
歸心比飛刀更鋒利   刀刀見血
兒子已長大成人
不認識爹,但認識背后的刀
 
《葬刀》
 
在一棵老樹下,葬刀
大半生江湖行走,他累了
華山,武當橫刀立馬
天山那一戰輸的莫名其妙
刀在鞘內竟拔不出
一世英名,落花流水
就此,刀客埋藏于深山
一間草棚夜夜呵護一星燈火
刀,戀上砍柴
戰馬,向流汗的土地回歸
掛在月下的刀
夢話嘶吼出刀光劍影
埋了也許心靜
無非立一座墳,派槐樹看著
 
 
 
《斷刀》
 
刀客年青過
老在一把刀斷了之后
之前他愛過師妹,一個寡婦
刀斷,心也斷了
刀鞘里潦草塞滿一腔怨憤
天底下最出名的匠人
居然經不起推敲
多好的刀,輕吹斷發
刃薄如一片柳葉
而它斷了,有勇士的決絕
不要問他,刀為何總不出鞘
決堤的蒼涼
誰能攔得住
 
 
 
《老刀客》
 
老刀長出牙齒
而刀客掉光牙齒
收拾起江湖上的年少輕狂
老刀,是最稱手的拐杖
酒,戒了
馬放南山
那個曾睡過幾夜的寡婦
已嫁作人妻,且風韻全無
人越老,心越空蕩
可以容納一萬匹烈馬
上山去,最好是水泊梁山
刀上的牙齒就是入伙的文書
叩打山門,我來也
 
 
《生日》
 
貼著云彩飛
刀是飛刀,馬是飛馬,刀客是飛人
天天行云流水,只一個日子
他從空中掉下來
兒子的生日,娘的祭日
他是娘的克星,爹的逆子
被剪去翅膀的一天
打雷,下雨,陰云密布
一道道閃電劃開傷口
最親的人,都在天上飛
近在咫尺卻不可觸及
總有一天,他會被一場雪崩
帶走,去赴前生的
一次約會
將欠了一輩子的淚水
一滴不剩還給爹娘
 
《哭天》
 
他喊娘的那個女人走了
刀客一夜間
讀懂了江湖的虛空
從云端墜落下來
刀化為淚水
日夜從小山村前流過
馬,馱起一塊石碑
那是炭化的心
大半輩子廝守一聲聲殺喊
余生交給一捧黃土
雨,好大一場雨
舀干銀河的積蓄   落下來
他仰起臉
酣暢淋漓的箭
射穿一個鐵人的前胸后背
被凌遲一回
老天爺會不會原諒自己
 
 
 
《北方燒》
 
半夜醒來,再睡不著
突然想起一種酒
北方燒
年輕時吞過的烈火
過癮的醉,忘不了
窗外,飛雪在憶舊
一把把鹽在傷口燃燒
 
中年的醉里有淚
清醒的痛必不可少
 一條河流
在血管里奔跑
一匹千里馬,再累再老
不流盡最后一滴汗血
不會臥倒
 
《刀客情史》
 
二十歲愛上一個青樓女子
三十歲娶了城里的寡婦
四十歲那年妻子難產
五十歲,沒娘的兒子夭折
年過半百,刀客重出江湖
磨快生銹的老刀
再讀一遍水火往事
劈一塊石頭,刃口還好
馬老了,不堪重用
有大風足矣
刀舞動起來,星辰搖落
一日千里,追趕丟失的歲月
縱然如煙,總有些痛在那里
等待故人歸來
 
 
《當刀》
 
當了刀,整個人空了
空如一聲蟬鳴
孑然走過夜色
心跳里,有飽嗝壓不住的冷
鐵馬入夢
蹄聲飛濺一地霜花
誰能喚醒刀尖的寒光
讓冷涅槃
 
昨晚,他緊握住刀
刀流著淚說,想回家
早上,他晾曬在風里的枕頭
濕了一大片
 
 
《晚潮》
 
在蟋蟀的催促下
老了,燈影掩藏起
一片卷刃的柳葉
 
空酒瓶在床尾收藏鼾聲
一波一波
像海螺把大海的濤聲
都吞進了肚子里
只是等不到
釋放潮汐
 
 
 
《老》
 
隱退江湖,先賣馬再賣刀
馬,尚可以負重三百斤
刀,砍柴正好
 
獨守夜的黑
思念點亮唯一的燈
聲聲嘶鳴從河岸邊飄過來
最終掛在臉上
金屬的撞擊
夜夜劃開古銅色皮膚
凌遲回憶
 
而今,一個人的村子
在心上撕裂開最大的傷口
血流不止
打敗三山五岳
竟會輸給一場秋雨
 
 
 
 
 
《暮年》
 
年青時,刀客愛刀
一把秋風,明月千里
老了,他愛上了酒
一壺黃河水,濁浪滔天
醉一回,重回江湖神游
刀光劍影,不老的是傳說
那時還癡迷于馬
烈性子的最好
現在戀上了馬頭琴
在一曲蒼涼里,放進去
少許片段
太多了就會壓斷琴弦
 
 
 
 
 
《歸來》
 
當年騎走的馬
已埋在遠方的山上
刀還在,以傷痕紋身
 
故鄉陷落在夕陽里
迎他回家  只有父母的墳
慣于噴火的眼
對淚水早已陌生
可惱的風,射出一支毒箭
痛,且不可醫治
侵蝕余生
 
 
 
 
 
《白》
 
試一試刀鋒,果然寒冷徹骨
祖上唯一的遺產
家貧如洗,因一把刀而厚實
青面獸楊志用過
可以鎮宅避邪,斬斷狼煙
一千年月光,冷凝刃間
吻過火,吻過血,吻過死神
 
流水聲里,刀客感到冷
桂花落滿山坡
過不了多久,會落一場白雪
人  最終以一個白字
插入山間
 
   《一滴老淚》
 
第一次落淚
是在一個人的午后
戰馬倒下  老刀斷裂  
都沒皺眉頭
淚會使刀生銹,甚至斷裂
心底那一點蒼茫
逐漸被晚風放大
放大到不可收拾
老刀,軟化于聲聲雁叫
老馬見風淌淚
 
 
刀已多余,馬也是
酒,一口喝干
今夜他走進一團烈火
傷口一枚枚解開
仰面朝天,接受星空邀請
誰在喚他,正是母親
但沒有一只手
替他擦去眼角的
那滴老淚
驛站外   簫聲落了一地
 
 
 
 
《皈依》
 
娘死了
愛過的女人也死了
江湖已老
刀傷點燃的仇恨也已愈合
落葉歸根,一個逆子
歸去,他怕
沒有一寸野草愿意收留
身體里裝滿酒
壓住一把刀
切開一座山,攔住一條河水
回家的路
要用前額丈量
村外的小廟香火冷了多年
正缺一位僧人
 
 
 
 
《應戰》
一場雷陣雨,驅趕刀客
躲進一座小廟
不能帶刀
腳步必須輕柔
 
這可是祖母的佛堂
一時間,他覺得好累
冷清香火,點燃灶臺炊煙
木魚細數
紡車聲里的嘆息
強悍的心松軟下來
刀客以鼾聲
應戰,外面的叫陣
 
 
 
 
《余生》
 
老刀被一盞青燈點化為
一片月色
黑馬在疲憊的夢里咀嚼
窗外那一地落雪
 
紅塵倒戈,入定于禪堂
木魚與香火
是療傷最好的白藥
老刀客,打遍五岳的王
借一座小廟安放困頓的心
 
飲下的酒,傾吐一條小河
摘下前胸后背的刀疤
貼在夜空
星光燦爛,佛樂醉心
這刀槍打不開的世外桃源
只需一心的靜即可
穿墻而至
 
 
《最后一次磨刀》
         
 
今夜月色正好
刀客蘸著心跳磨刀
刀已卷刃,棗紅馬失眠
糧草均無,刀傷卻在燃燒
酒,不夠一碗
胸膛里熱血尚有不少
月光的淚,擦也擦不掉
砂石堅硬的時間,一寸寸減少
刀在哭,他知道
 
 
 
 
《刀客之死》
 
砍掉一桿膏藥旗之后
被挖心
行刑那天有小雨
刺刀聚集來一大群羊羔
刀客沒有了心
眼睛卻睜著,噴出血
他使慣的老刀,此刻
握在敵人手里
自己的刀殺死自己
他大笑,莫非他瘋了
都說刀客是條漢子
可他死了
過了些時日人們就忘了
活著多么難
顧不上回憶,況且是個浪子
 
據說留下一個遺腹子
吻過他心的刀
沒有生銹,在兒子手里
 
 
 
《遺腹子》
 
沒見過爹的遺腹子
村里人說
他有爹的野性
娘說爹死在很遠的山外
他不信
一個刀客怎會輕易死掉
十二歲,他獨自下山
十八歲,又回來給娘上墳
一個迷,兩個痛
他跪在一堆黃土前,哭累了風
沒爹沒娘的孤兒
從此,成了一棵草
吻野火吻刀尖吻不到娘的責罵
娘真的躲到地下了
他要揪回爹,不管多遠
揪回來  陪娘說一宿話
 
 
 
 
《刀客的女人》
 
刀客心里有刀  有馬
唯獨沒有她
 
家,留不住漂泊的靈魂
她只盼男人的老
老了,就可以回來擔水劈柴
養一群雞狗
清晨用溫存的目光
喚醒貪睡的喜鵲
 
從此,她日夜與光陰作戰
老,看來遙遠在山那邊
刀客,在刀叢里入夢
向火焰潑灑熱血
 
她留一把刀給自己
刀尖上,涂抹一點砒霜
一封血書
只等一場大火   祭奠
 


 









白小姐一码中特期期准资料图片 重庆时时开奖软件下载 百炮打鱼 重庆时时前三星走势图 彩票直通车网站 重庆时时彩官网 时时彩龙虎合怎么稳赢 一分快3大小单双技巧规律 APP自助领取彩金38 精准资料王中王金牌六肖 北京时时赛车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