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小姐一码中特期期准资料图片|白小姐今日特码

當前位置:首頁 -> 名人名作 -> 文學作品 ->

獅子捉象,全力赴之 ——天下第八大行書:《蜀素帖》

發布時間:2017-05-26 19:06:40編輯:f8848

獅子捉象,全力赴之  ——天下第八大行書:《蜀素帖》

李元紅2017-05-02 19:28

   《蜀素帖》,米芾的代表作,被譽為天下第八大行書,乃后世學米書者所必臨之法帖。米芾祖籍山西太原,生于湖北襄陽,后長期居于潤州(今江蘇鎮江)。所以說論其祖籍,太原人還頗有一些自豪之感。但也就是祖籍而已,細想起來,與太原也并無太大關系。
     米芾一生崇晉抑唐,在書法上追求個性的張揚,對唐所有的楷書大家,幾乎都有所批評,甚至言辭激烈。他認為,唐人把書法寫得如此工整,已經完全背離了晉人所鑄就的人文情懷與書法精神,盡是俗書惡札。可是,米老如果地下有知,后人竟把他的《蜀素帖》排在第八位,而且位于他所批評的顏、柳、歐之后,一定會頗為惱火的。
      蜀素,是當時產于蜀地的白色生絹。《蜀素帖》之蜀素,與內容無關,與書寫材料有關。即此帖不是寫在紙上的,而是寫在蜀素之上的。我猜想,蜀素,因為昂貴,因為稀有,因為書寫難度大,于是,稱之為《蜀素帖》。據說,以載體的質地命名,在書法史上是絕無僅有的,而它又是米芾所存書作中寫在絲織品上的唯一之物。南朝宋劉義慶《世說新語》曾記載:“王羲之書《蘭亭序》,用蠶繭紙,鼠須筆,遒媚勁健,絕代更無。”如果《蘭亭序》也以材料命名,則應為《蠶繭帖》。如果以筆而名之,則為《鼠須帖》。
     素字,從生從糸,本義為沒有染色的絲綢,即白色生絹。從金文和小篆看,素字,猶如一個美女,正揮舞紅綢,在舞臺上旋轉著,絲帶纏繞,飄飄灑灑,極具動態的美感與強大的藝術氣場。素字與美女本身就是天生的一對,素面朝天,說的就是楊玉環的姐姐虢(guó)國夫人,那是一個天生麗質、對自己美貌十分自信的女人。即使要覲見皇帝唐玄宗,也只是素面。素面已經極美了,還用得著再化妝么,恐怕沒有那個必要了吧。有句話叫,天下最美是素顏,信矣。素,除作衣料,與書畫藝術也有著不解之緣。李白《化城寺大鐘銘》詩句:“英骨秀氣,灑落毫素。”素雖本意為白絹,后來漸漸就泛稱為紙了。古樂府《飲馬長城窟行》“客從遠方來,遺我雙鯉魚。呼兒烹鯉魚,中有尺素書。”尺素,本指小幅的絲織物,后干脆引申為書信。清納蘭性德《采桑子.九日》詞:“殘更目斷傳書雁,尺素還稀。一味相思,準擬相看似舊時。”尺素,是那望眼欲穿的情書哦。
      如此說來,《蜀素帖》之名,是給人以美的遐想的一個名字。關于此帖的來歷還有一段佳話。北宋時,有個叫邵子中的人把一段蜀素裱成一個長卷,上織有烏絲欄,制作講究,只在卷尾寫了幾句話,空出長卷以待名家題詩,以遺子孫。可是傳了祖孫三代,竟無人敢寫。因為絲綢織品的紋羅粗糙,滯澀難寫,故非功力深厚者不敢問津。這個裱好的蜀素空白長卷,后被湖州郡守林希收藏。二十年后,一直到北宋元祐三年,米芾應林希邀請,結伴游覽太湖近郊的苕溪。“山清氣爽九秋天,黃菊紅茱滿泛船;千里結言寧有后,群賢畢至猥居前”正是米芾《重九會郡樓》詩中所描繪的秋高氣爽的意境和輕松愉悅的心情,此時,林希取出珍藏已久的蜀素卷,請米芾書寫。米芾才膽過人,當仁不讓,乘興揮毫,一口氣寫了自作的八首詩。卷末款署“元祐戊辰,九月二十三日,溪堂米黻記”。林希大喜過望,贊嘆之余,珍重收藏。這就是那幅天下聞名的近三米的長卷《蜀素帖》。時年,米芾三十八歲。
      孫過庭《書譜》把“神怡務閑”﹑“感惠徇知”﹑“時和氣潤”﹑“紙墨相發”﹑“偶然欲書”視作“五合”。“五合交臻”,則“神融筆暢。暢無不適,蒙無所從。”米芾之《蜀素帖》正是五合交臻之神品佳作。
      其實,蜀素之上,無人敢寫,也不盡然。當代中國著名書法家、書法理論家曹寶麟在一篇題為《米芾〈蜀素帖〉賞析》(見《書法報》2013年9月第36期)的文章中講,原先蜀素長卷上曾有一個名叫秦伯鎮的人書寫的《蜀道難》。他在文中說,但隨著時代審美眼光的普遍提高,其水準顯然于新進已瞠乎其后,于是也就失去保留價值,被一裁棄之了。曹寶麟先生此語應該是有出處的,但文中沒有注明。不過,秦伯鎮其人其書,卻引起了我的濃厚的興趣與紛雜的猜想。關于秦伯鎮我們也所知甚少,從現有的資料看,應是父輩的朋友,曾在兵部為官。宋代詩人邵雍曾寫過一首詩,其名即《寄毫州秦伯鎮兵部》:“三川地正得中陽,氣入奇葩亦自王。善識好花人不遠,好花無恡十分芳。”賞花吟月,詩詞唱和,當屬文人雅事。種種跡象推斷,秦應是一個舞文弄墨、呤詩作畫的文人,在當時或許還是一個頗有名氣的人物。我在想,其實,蜀素帖秦的字被一裁棄之,恰是一個極大的憾事。秦伯鎮之書法已經灰飛煙滅,后人無可知曉,也就無從評判一二。誰敢斷語,秦伯鎮之書就一定不不好,一定沒有保留價值?我覺得未必。退一步想,即使其書水平略低,名氣略遜,如果今天看到的蜀素帖,即有米芾之書,又有秦伯鎮之書,雖風格水平不盡相同,但依然是翰墨飄香,風姿綽約,盡可供后人賞玩、評判、研摩一番,這豈不為書壇一件莫大的雅事!可惜了,可惜了。
     《蜀素帖》書于烏絲欄內,但氣勢絲毫不受局限,率意放縱,用筆俊邁,筆勢飛動,提按轉折挑,曲盡變化。米芾用筆喜“八面出鋒”,變化莫測。此帖用筆多變,正側藏露,長短粗細,體態萬千,充分體現了他“刷字”的獨特風格。因蜀素粗糙,書時全力以赴,故董其昌在《蜀素帖》后跋曰:“此卷如獅子捉象,以全力赴之,當為生平合作”。另外,由于絲綢織品不易受墨而出現了較多的枯筆,使通篇墨色有濃有淡,如渴驥奔泉,更覺精彩動人。清高士奇曾題詩盛贊此帖:“蜀縑織素鳥絲界,米顛書邁歐虞派。出入魏晉醞天真,風檣陣馬絕痛快。”
      董其昌“獅子捉象,以全力赴之”之語,應屬神語。看到此語,我就不由想起電視中《動物世界》里的畫面。獅子捉象,極其不易。《動物世界》中也極少可以看到這個場景。我曾經偶而看到過獅子捉象的稀有鏡頭,即使是老弱病殘之象,一群獅子圍捕,也是極其驚險、傾盡全力。董其昌恐怕沒有機會親眼見過獅子捉象的場面,但他可以靠想像得出結論,即必是全力赴之。不過,此評語用在形容書法,形容米芾的《蜀素帖》,給人提供的想像空間還是過于空曠和縹緲,個人認為,這種畫面與書法聯系起來,可能還是要費一番周折的。看個人悟性與理解程度,如吾等愚笨之人,即使費盡吃奶之氣力,也還是云里霧里,糊里糊涂。
      但是,從《蜀素帖》中,卻可以明晰地看出米芾之書法追求的意趣和凸顯的藝術風格。他貶唐崇晉,源于審美選擇。米芾初學書法是由唐入手,只不過是米芾在深入地臨學唐人書法之后,對唐代的書法進行反思,發現顏真卿、柳公權、褚遂良等唐人書法受楷書法度的過分約束,書法的“趣”的審美趣味無法體現出來,才開始產生批唐意識。米芾書論《海岳名言》中對唐人書法評論中看出:“歐、虞、褚、柳、顏皆一筆書也。安排費工,豈能垂世……”由此可見,米芾是在發現唐人書法過度重視法度,致使唐楷“趣味”逐漸缺失,呈現出過度的程式化和理性的弊端,這和米芾所追求的瀟灑自然的“真趣”是相悖的。而晉朝書法講求的自然率真的審美境界和米芾所追求的“真趣”審美不謀而合。
      米芾書畫冠絕天下,詩詞亦是不凡。《蜀素帖》自作的八首詩,也都屬上乘之作。從意境和趣味上講,我喜歡《擬古》的后一首:“龜鶴年壽齊,羽介所托殊。種種是靈物,相得忘形軀。鶴有沖霄心,龜厭曳尾居。以竹兩附口,相將上云衢,報汝慎勿語,一語墮泥涂。”龜鶴兩種象征長壽的動物,不甘寂寞玩了一個游戲:二鶴各銜竹枝一端,讓龜咬住中間,帶它遨游太空!仙鶴一再囑咐烏龜,老兄,你要忍住,千萬不要開口說話,一說話你老兄掉下去可別怨我沒有提醒你。俏皮、有趣、妙味無窮,讀了此詩,令人忍俊不禁。據說武漢黃鶴樓演繹此詩為大型雕塑,也算附會黃鶴遙對龜山的主題吧。《吳江垂虹亭作》的詩句也是喜歡的:“斷云一片洞庭帆,玉破鱸魚金破柑。好作新詩繼桑苧,垂虹秋色滿東南。”讓我想起了《張翰傳》中的“莼鱸之思”,想起了香味撲鼻的鱸魚膾。但實話說,米芾的詩多少有些晦澀深奧,再加上,在其書法的光芒掩映之下,其詩似乎顯得有些暗淡。但無論如何,欣賞《蜀素帖》,臨習米字之人,對其詩卻不可稍有忽略,必應深鉆細研,詩文與書法始終是相得益彰、互為呼應的。
     《蜀素帖》墨跡絹本,行書。縱29.7厘米,橫284.3厘米,計71行658字。此卷明代歸項元汴、董其昌、吳廷等著名收藏家珍藏,清代落入高士奇、王鴻緒、傅恒之手,后入清內府,現存臺灣故宮博物院。
 

白小姐一码中特期期准资料图片 快三投注平台手机版 利赢棋牌游戏送10元 pk10技巧稳赚六码 广东快乐十分app苹果版 快乐时时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 二八杠生死门详细讲解 宝宝计划app免费的账号 彩8旧版本下载 澳门赌桌21点规则 11选5稳赚任选7万能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