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小姐一码中特期期准资料图片|白小姐今日特码

當前位置:首頁 -> 名人名作 -> 文學作品 ->

話說《蘭亭》

發布時間:2017-07-26 21:20:57編輯:f8848

話說《蘭亭》
作者:李元紅

       《蘭亭序》被歷代書家推為“天下第一行書”,是王羲之書法作品中最輝煌的代表作。可是,我們今天也只能欣賞到《蘭亭序》的摹本,至于《蘭亭序》之真跡,世人恐怕永遠都無法欣賞到了。這對于幾千年來酷愛《蘭亭序》的書家們來說,一直是一件極為殘酷的憾事。我每每想到此,心中不免生出無盡的感慨。
        感慨之余,我突然對那個叫褚遂良的恨得咬牙切齒,要不是他拍馬屁,《蘭亭序》之真跡怎會失傳!據劉悚《隋唐嘉話》載,李世民駕崩后,正是這個褚遂良上奏說:“《蘭亭》,先帝所重,不可留。”遂秘于昭陵。他拍馬屁不要緊,卻使《蘭亭序》陪葬于昭陵,真跡永遠失傳,留下了千古遺憾。這個天下第一的馬屁精,罪孽深重,罪大惡極,罪該萬死。說他是千古罪人我看絲毫不為過。
        這事當然也怨李世民,要不是他生前酷愛《蘭亭序》,自然也就不會有人拍他的馬屁,也就不會有《蘭亭序》真跡從此失傳的厄運。還有一種說法是,李世民生前對王羲之的書法推崇至極,有遺詔要求死后頭枕《蘭亭序》,即所謂“生則同榻死則同穴”。詩人陸游因此感慨,“繭紙藏昭陵,千載不復見”。原來,唐太宗才是真正的罪魁,這當皇帝的也忒霸道。你死了,就拿《蘭亭序》當陪葬,讓天下之人,讓子孫后代從此再也見不到《蘭亭序》的真面貌,這事的確太過分了。
        不過,話又說回來。說到《蘭亭序》的摹本,倒是應該歸功于唐太宗李世民。唐太宗得到《蘭亭序》真跡后,曾命弘文館拓書名手馮承素以及虞世南、褚遂良諸人鉤摹數本副本,分賜親貴近臣。其中馮承素鉤摹本,由于他的摹本上有唐代“神龍”小印,所以將其定名為稱《神龍本蘭亭》。此本墨色最活,摹寫精細,牽絲映帶,纖毫畢現,其筆法、墨氣、行款、神韻,都得以體現,基本上可窺見羲之原作風貌,公認為是最好的摹本,被視為珍品。幸虧還有這些摹本供后人研究,要不是人家唐太宗,恐怕今天我們只能靠想像來談論《蘭亭序》了。如是那樣,豈不更為遺憾。
        李世民對王羲之的書法推崇至極,而且他本人在書法藝術上也頗有造詣。現存于太原晉祠的唐代碑刻《晉祠之銘并序》,是唐太宗李世民的御筆親書,是迄今為止中國發現的最早的一塊行書碑,也是目前唯一傳世的唐太宗李世民書法真跡碑刻。《晉祠之銘并序》書法骨格雄奇,筆力遒勁,盡得《蘭亭序》之風骨,素有“南有蘭亭序,北有晉祠銘”之說,被后世書家認為是僅次于《蘭亭序》的行書作品。諸位書家如果有興趣,可來太原晉祠一飽眼福。
        話題還得再回到《蘭亭序》。其實《蘭亭序》是王羲之不經意間創造的一個奇跡,一個頂峰。這,不僅是他個人的奇跡與頂峰,也是中國書法史上的奇跡與頂峰。當年,王羲之與朋友聚于會稽山陰的蘭亭飲酒做詩,王羲之乘醉為詩集作序,暢意揮毫,無意中成就了這幅名傳千古的絕作,這就是《蘭亭序》。據說,王羲之酒醒后再寫數十百通,均不如原作,乃稱“最得意書”,是他51歲時的得意之作。由此可見,《蘭亭序》是王羲之在隨意的狀態下,甚至是醉酒的亢奮中,寫出了《蘭亭序》。我們現在看到的《蘭亭序》,不乏涂抹修改之處,猶如我們今天的草稿紙。但正是這樣的隨意狀態,恰恰產生了千古名作。正如顏真卿的《祭侄文稿》,是在極度悲憤的情緒下書寫,顧不得筆墨的工拙,字隨情動,純是精神和平時功力的自然流露,但無意中卻成就了一幅書法絕作。也許,這就是道法自然的奧妙吧。
       我們今天仿模《蘭亭序》時,態度是何等的認真,用筆是何等的謹慎,可是,這與當年作者率性自然的揮灑,卻完全是背道而馳,緣木求魚。從這個意義上講,我們今天學習《蘭亭序》,不僅要揣摩書法之功力,更要著力領悟道法自然之精髓。這樣想,學習《蘭亭序》豈不太難了,我們會不會知難而退呢。
       《蘭亭序》是座高山,讓人仰望。《蘭亭序》又是一座迷宮,常常讓人迷失。宋代姜夔酷愛《蘭亭序》,日日研習,常將所悟所得跋其上。有一跋云:“廿余年習《蘭亭》皆無入處,今夕燈下觀之,頗有所悟。”歷時二十多年才稍知入門,可見釋讀之難。一千六百多年來無數書法家都孜孜不倦地釋讀過,何嘗不想深入羲之的堂奧,但最終只能得其一體而已。但越是這樣,越吸引更多的人去攀爬,越吸引無數的人去探究。也許,這正是《蘭亭序》的魅力所在。
        我的一書友,多年苦練《蘭亭序》,頗有心得。他稱《蘭亭序》為素面美人,不著粉黛,卻越看越美,越看越著迷。于是,日愈久,愛愈深。其對《蘭亭序》的熱愛與執著令我欽佩與嘆服。在他的影響下,我也開始臨模《蘭亭序》年余,不經意間,也被這素美人所迷倒。
        練習之中也常常請教于書法前輩與老師,但多數卻不主張臨《蘭亭序》。這倒出乎我的意料,既然是天下第一行書,是公認的好字,可為什么卻不主張學呢。理由大致有二:一是《蘭亭序》字太少,只有324個字,不容易全面掌握書法結構與筆畫。二是臨《蘭亭序》太難了,甚至會誤入歧途。
        然而,我已經被《蘭亭序》不可抗拒的美所征服。傅山先生認為書法應“寧拙毋巧、寧丑毋媚”。我體會,《蘭亭序》是拙與巧,丑與媚的完美結合。它既有華美的外表,又有古拙的筋骨;既有均稱和諧的體態,又有堅韌挺拔的內涵。過分強調任何一個方面,可能都會誤入歧途。可能這也是眾書家不贊成初學者臨習《蘭亭序》的緣由。
我已經站在《蘭亭序》這座氣宇軒昂的殿堂之外了,我現在正地努力的尋找它的大門,相信我終會有一天邁進它的門檻。
        最后我想說的是,書法,會讓你心靜,會帶給你快樂,會給你帶來一幫子趣味相投的朋友。還有,常年醉心于書法,一不留神,會活個大歲數。
白小姐一码中特期期准资料图片 pt老虎机娱乐网站官方 时时彩玩法 时时彩稳赚大全 葵花宝典三肖精选资料 金鼎集团 彩名堂手机版 彩计划9cbcc下载_ 江苏快3计划软件免费下载 网易彩票网 75秒速时时